当前位置:首页 > 谢采妘 > 蛀虫小洞不补大洞受苦

蛀虫小洞不补大洞受苦

2020-04-08 03:49:52 [顺义区] 来源:自卖自夸网


因为在采取饥饿营销时,蛀虫消费者会转移到其他竞争者那里去。

对于我而言,受苦当初开始做金数据的内在动力是这样的:我想要赋予普通人IT的能力。李丰:小洞张伟对这个问题有什么见解?张伟:我个人理解内容行业的护城河,是社会分工导致的内容行业对别的行业的渗透,其实提高了行业的存活率。

不补李丰:巨大的概念是多大?张伟:100亿以上。我希望周围的同事也能够平衡自己的工作、不补兴趣和生活,有趣的享受每一天。我们甚至没有什么复杂的商业模式或者变现逻辑,大洞因为这就是很简单的——所有人都能理解。

李丰:大洞与以前的媒体相比,你现在在变现的过程中,用户买你的服务占多大比例?李翔:应该蛮大的。

焦虑太多了,受苦我想来想去觉得内容公司没有护城河是最大的焦虑。

蛀虫李丰:你觉得知乎算UGC还是PGC?张雪松:我觉得知乎是往PGC转化。美誉度和知名度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指标上的定义,小洞叫获取用户的成本会不会随着规模扩大不是同比而是线性上升。

我最早也试过传统的财经咨讯路线,不补我发现它的阅读量可以做到很大,但是转化率很小的,因为阅读需求跟理财需求感觉差别很大。相对于市面上已有的模式,受苦我们的用户肯定是买服务占绝大多数。这些原动力,蛀虫构成了我想要创建金数据的原因,也从一开始就对「成功」有了不同的定义。

我相信如果我们用一两年的时间,大洞成为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品牌和有几百万、大洞上千万有深度价值观认同的用户群的话,我们一定可以在这个基础上长出非常可怕的商业模式来。

(责任编辑:马健南)

推荐文章
热点阅读
随机内容